第284章 终于承认(2/2)

见状,夏梦忙迈步上前,弯身试捡起地上的刀子,当作防身工具。没想手还没碰到刀子,欧阳玲手上的椅子就重重的冲她砸下来,夏梦顿时被砸趴在地,痛得无法动弹。

“贱人,我让你砸我。”

江云浅摸着被夏梦是红肿的手腕,恨恨走上前,一脚就踩向她的手背,并用尖锐的鞋跟在上头转了转。刹那间,夏梦手背鲜血直流,痛呼不断。

“你不是和江云浅很要好吗?现在我就成全你,让你们一起下地狱,再续你们的姐妹情。”音落,江云浅捧起桌上装着水果的瓷盘,对准夏梦的脑袋就要砸下去。

夏梦顷刻间瞪圆一双眼睛,心底说不出的绝望,这时,脑海里简旭尧和江蔓茹那张憔悴的面容不停的在闪逝而过,让她流下不甘的泪水。

她此生最爱的两个人,她可能再也见不了了。

“去死吧你……”

“嘭!”

就在江云浅准备放手的时候,大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江云浅心头一惊,忙转头看向身旁的欧阳玲。

然而,不待欧阳反应过来,大门就被人给撞开,简旭尧和莫司爵等人蜂拥而至,随他们前来的还有数名警察。一进门,他们就看到满地狼藉,夏梦被江云浅一脚踩在脚底下,她手中还端着瓷盘准备出手伤人,几位警察纷纷摸出枪对准了江云浅,冷声喝道,“放下手上的东西,不然我们要开枪了。”

听到警察要开枪,江云浅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忙不迭丢掉手中的盘子,抱着头缩在地上。就连一直怂恿江云浅行凶的欧阳玲,突然看到这样的情景,整个人也吓得三魂没了七魄。

“夏梦……”

简旭尧看到夏梦趴在地上,双手鲜血淋淋,立即就冲过去,快速的把她从地上抱起来,说不出的痛心,“为什么不听我的话,都让你别擅自行动了,你看你现在都伤成什么样子。”

“旭尧,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,我就知道……”

面对他的责怪,夏梦勾唇笑了笑,眼底却忍不住留下受惊的泪水。

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简旭尧动作轻揉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,然后抱着夏梦站起身,转身就要往外头走。在经过莫司爵身边的时候,她忽然喊住简旭尧,让他帮忙把自己袋子里暗藏的录音笔拿出莫司爵。

莫司爵接过录音笔,看着夏梦为帮蔓茹讨回公道而被打成重伤,心里对她感激之余,也不由为江云浅和欧阳玲的所作所为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。

“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简旭尧和夏梦离开后,莫司爵目光冷冽的扫向抱头蹲在地上的欧阳玲和江云浅,咬牙切齿的说,“你们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“司爵……”

看到夏梦刚交给她的录音笔,江云浅心急的想要站起身不想才动了动,立即就被警察给喝住了。看着对准她的枪,她顿时像只受惊过度的小鸟,动也不敢动,一脸委屈的看着莫司爵,“司爵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是夏梦先动手想要伤害我和我妈妈,所以我们才……”

“你妈妈?”莫司爵削薄的唇瓣微微勾起,一脸的邪肆,“你终于承认了?”

闻言,江云浅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忙道,“不,我说太快了。是我阿姨……”

“阿姨?浅浅,我可记得你向来只称呼欧阳玲为继母的,什么时候和她变得这么亲热了。”莫司爵故作疑惑道。

面对她的疑问,江云浅顿时惊慌失措,想要解释,却因为情况来得太突然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自圆其说。

反倒是欧阳玲清醒些,只见她一幅豁出去的表情,冷笑道,“莫司爵,其实你早就知道现在的云浅是蔓茹所扮的吧。”

“终于肯定承认了?”莫司爵冷然嗤笑,冷厉的眸光宛若刀子,恨恨自欧阳玲和江云浅身上扫过,“没错,如你所说的。我早就对她的身份起疑,之所以不揭穿是想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,更想知道你们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。没想到,我一时的心软竟给了江蔓茹伤害我奶奶的机会。欧阳玲,江蔓茹你们真该死,拿你们整个江氏来赔都不足抵消我想将你们千刀万剐的心情。”

“千刀万剐?莫司爵,话别说得太满。要知道你若是真的对我们千刀万剐的话,你可也活不了多久。”欧阳玲忽然抬头大笑,一脸无所畏惧的说。

“你是想告诉我关于那个诅咒的事吗?那我可以告诉你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听着莫司爵的话,欧阳玲怔了怔,拧眉道,“难道你不怕死?”

此章加到书签